第四千八百三十八章 找人(1 / 1)

武炼巅峰 莫默 4254 字 1个月前

又是一月之后,一座村庄中,一男一女风尘仆仆地来到此地。

男子面色微微苍白,不时地轻咳着,背负一杆长枪,女子身形娇小,容颜却是极美,手提着一柄长剑。

这一男一女,正是从浩气殿出发,一路来到此地的杨开和洛听荷两人。

村庄只是普通的村庄,破旧的围墙边,孩子们嬉笑打闹,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升起,饭香味萦绕鼻尖。

更有健妇高声呼唤自家孩子回去吃饭的声音。

正手持木枝做成的各种兵器打闹不休的孩子们对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很是好奇,纷纷围聚了上来,左右打量。

小荷鼻尖嗅了嗅,手摸了摸平坦的肚子:“饿了!”

然后眼巴巴地望着杨开。

杨开叹了口气,取下腰间钱袋,拿了一粒碎银子出来捏在手上,对四周的孩子们道:“谁能带我们去吃点好吃的,这银子就是谁的。”

十几个孩子顿时眼前大亮,纷纷涌了上来。

“我家有好吃的,我带你去。”

“我家也有!”

“他们骗你,他们家都不吃肉,我家有咸鱼!”

……

一通争抢,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孩子最终将那碎银子抢到了手上,为此挨了自己的小伙们们几拳几脚,却是毫不在意,只是将那碎银子死死地攥在手心中,拽着杨开的衣服:“跟我走!”

杨开点点头,示意小荷跟上。

两人很快来到那孩子家中,家里爹娘皆健在,标准的农家人打扮,衣衫简陋,常年的劳作在两人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汉子不善言辞,只是憨憨地笑着,面对杨开和小荷,仿佛在面对两位大财主。

家里的女主人生的人高马大,倒是热情无比。

见了孩子交上来的碎银子,很爽快地盛了两大碗米饭,将自家珍藏的咸鱼也摆上了桌。

小荷抱起大碗,一顿胡吃海塞。

家里男主人蹲在门口抽着旱烟,女主人陪着笑脸站在一旁,孩子就坐在桌子上,看着小荷狼吞虎咽,一脸很有兴致的表情。

“你不吃?”小荷很快便将自己的那一份吃的干干净净,抬头看到杨开端坐,面前的米饭也没动过。

“你吃吧。”杨开微微一笑。

小荷毫不客气,将杨开面前的大碗米饭拿过来,埋头大吃。

很难想象,如此娇小的女子,会有这么大的胃口。事实上,杨开自浩气殿离开的时候带了不少盘缠的,结果这一月时间,被小荷吃的所剩无几。

“我这妹子天生饭量大,夫人还请不要介意。”杨开扭头朝站在一旁陪着笑脸的健妇道。

健妇虽然热情,却不善言辞,闻言摆手道:“没事没事,一些米饭,家里还是有的,想吃多少都可以。”

杨开望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孩子道:“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怎么也不吃点?”

孩子笑着道:“你们先吃,我一会儿再吃。”

杨开点点头,不再多说。

小荷忽然高举手中大碗,对着那健妇道:“再来一碗!”

“咳咳咳……”

门口抽着旱烟的汉子一阵咳嗽,险些没喘过气。

健妇的眼角也狠狠跳了跳,表情略有些不太自然的接过大碗,转身进厨房盛饭去了。

一碗又一碗……

一炷香后,健妇哭丧着脸拿着空碗,对着要饭的小荷道:“没了,吃完了。”

门口汉子已经没心思抽什么旱烟了,在小荷加第三碗米饭的时候就一直回头瞧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坐在杨开旁边的孩子,更是脸色冷峻至极。

小荷一脸失望:“还没吃饱……”

健妇扭头望着杨开,一脸不可思议,搞不懂他是怎么把妹子养这么大的,这饭量,足足能把一个富饶人家给吃倒。

“好吃吗?”杨开望着小荷。

“好吃,就是有点涩口。”小荷老实回道。

“有毒的东西,当然有点涩口。”杨开呵呵一笑。

话落之时,三道身影朝杨开和小荷扑杀过来。

一直端坐在门口的汉子身子忽然蜷缩成一团,如肉球一般撞击而来,隐藏在手上的锋锐刀芒若隐若现,裹挟凌厉杀机。

健妇丢下手中空碗,往前跨出一步,蒲扇般的大掌当头朝小荷罩下。

坐在杨开身边的孩子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柄长剑,以一种神出鬼没的角度朝杨开心头刺来。

小荷身形骤然晃动。

汉子和健妇闷哼之时,倒飞出去,喋血半空。

杨开伸出手指,轻飘飘地夹住了刺向自己的长剑,孩子用力抽动,却怎么也无法摆脱钳制,脸色涨红。

小荷火冒三丈:“有毒你不早说?”

“你不是百毒不侵?”杨开冲她眨眨眼睛。

“对哦!”小荷瞬间哑火,可还是觉得委屈:“那也不能不告诉我啊。”

“告诉你就不吃了?”

小荷有些腼腆,扭扭捏捏:“饭还是要吃的。”

“那不就对了。”杨开耸耸肩,手上微微一送,孩子哎呀一声,朝后倒去,一股诡异的力量冲撞在自身经脉中,竟让他再也动弹不得。

“他们是什么人?”小荷黛眉紧皱,这一家三口竟全是修行之人,而且居然还在他们的饭菜里下毒,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白莲教徒!”杨开徐徐起身,“这里是白莲教的一处秘密据点。”

小荷讶然至极,她一直跟着杨开,也不用理会什么,杨开走哪她就去哪,所以根本没想到杨开会带她来这种地方。

倒也不惧怕什么,实力到她和杨开这种程度,单打独斗的话,普天之下能伤到他们的已经没几个了。

而杨开之所以知道这里是白莲教的秘密据点,自然是因为他担任了三年浩气殿殿主的原因。

像这样的秘密据点,杨开还知道另外几个,一直没有让人动手铲除,本是想放长线钓大鱼的,只是如今他已辞去了殿主之位,以前的种种部署也就用不上了。

“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找人!”说完之后,杨开眉头微皱,扭头朝外面看了看。

感知下,这屋子四面八方被不少人包围,显然是方才那一瞬间的动手让更多的白莲教徒察觉了。

“我去!”小荷吃了一肚子放了毒的东西,正在火头上,说完就持剑杀了出去。

外面很快响起了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

倒在地上的汉子和健妇终于变了脸色。

健妇沉声道:“尊驾何人?”

“杨开!”杨开徐徐报上名号。

汉子闻言眼珠子一瞪,身子骤然发抖,那健妇也是脸色苍白,失声惊叫:“浩气殿殿主杨开?”

彼此攻伐了数百年,白莲教底层的教徒纵然没见过杨开本人,也知道他这号人物。

对他们来说,浩气殿殿主,就跟自家的白莲老母一样,尊贵至极,寻常人难得一见。

谁也不曾想到,在这样偏远的小村庄中,浩气殿殿主居然会现身。

“我已不是浩气殿殿主。”杨开摇摇头,不过这话无疑是证实了健妇的猜测。

健妇一脸的心如灰死,方才她还在想办法逃跑,但得知眼前这位居然是那传说中的人物,便死了心了,彼此实力差距太大,又怎么能跑的掉?

“尊驾来我白莲教据点,有何贵干?”健妇问道。

“我说了,是来找人的,找你们白莲教的一个人。”

“谁?”

“你不用管是谁,只管向上通报,我要找的人自然会来见我的。”

健妇表情变幻一阵,手捂着胸口徐徐起身,身形猛地朝后撞去,将背后墙壁撞倒,急速远遁。

杨开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在这里等一个月,若是没能见到我想见的人,白莲教八处隐秘据点我会一一拜访!”

健妇打了个冷战,跑的更快了。

小荷闪身进来,左右一瞧:“跑了?”

“无妨。”杨开摆摆手,看了看她手中沾血长剑:“没活口?”

小荷无所谓地道:“没留,你要活口?早点说啊!”

又看向倒在地上的汉子和孩子,眼中杀机大炽。

“总得留两个人给你做饭吧?我又不会做饭。”杨开一句话打消了小荷赶尽杀绝的念头。

汉子和孩子虽死里逃生,却是如丧考妣,身为白莲教人,落到这两位手中,日后怕是要生不如死了。

两人已经能想到会遭遇怎样的折磨。

事实上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在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二人也没受到什么虐待。

汉子每日负责给小荷和杨开做饭,孩子则被小荷拉着玩一些幼稚的游戏,乐此不彼。

期间两人不是没想过要逃跑,更尝试过各种办法。

但在两人看来无比严肃的事情,对小荷来说却仿佛是另外一个游戏。

她总能在各种不经意的时候现身,将准备逃跑,或者已经跑出村子的两人给抓回来。

每一次被抓,头发都要被割下一缕当做惩罚。

半个月不到,两人都成了光头了。

小荷割无可割,认真地告诉两人:“下次再跑被我抓住,就只能割头了!”

头发割了还能长出来,脑袋割了就没了。

两人不敢验证小荷说的是真是假,自那日之后变得老实无比,再不敢尝试逃跑。

小荷一下子感觉没意思了,有些后悔用那样的话威胁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