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长远打算(1 / 1)

太荒吞天诀 铁马飞桥 3905 字 1个月前

大门缓缓打开,柳无邪站在大门五米之外,范臻静静的站在柳无邪身后。

四目对视,相互看了对方十几个呼吸时间,一玄这才收回目光。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跟我来!”

一玄身体有些佝偻,率先朝外面走去。

柳无邪点头,随后跟上。

“无邪,以防有诈,我们这样跟他离开,如果带去危险的地方,以我们的实力,很难脱身。”

范臻快步跟上,利用神识传音。

最好找一个人多的地方,安全相对保证。

“跟上去吧!”

柳无邪知道范臻是好意。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来之前,柳无邪早已跟天刑沟通过,天刑建议柳无邪去找一玄长老,两人当面说清楚。

一玄速度不急不缓,离开武技殿之后,朝偏西区域赶去,那里好像不是长老居住之地。

西面有一整座山峰,住着杂役弟子,别说长老,连一些弟子都不愿意过来。

一玄带柳无邪到此地做什么?

穿过一条小溪,顺着山路,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前面出现一座茅草屋。

旁边一座山峰,就是杂役峰。

这座山峰恰好在杂役峰跟地势峰中间区域,很是荒凉。

茅草屋不大,只有两个屋子,年久失修,许多地方已经出现腐蚀的现象。

前面是一座小小的院子,四周用高高的篱笆围起来,以免里面的人走出来。

这种篱笆用特殊的材料制作,非常的柔软,却坚硬无比。

院子里面,坐着一名二十多岁青年,面色颓废。

屋子后面,还有一名老妪,正在拿着食物喂养一些世俗界家禽。

不达天罡境,还是需要食物的。

打开院门,一玄走进去,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双眼空洞,没有一丝感情。

柳无邪目光落在青年脸上,应该二十四五岁,却胡子拉碴,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灰白色的面孔,加上枯黄的头发,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生气。

有人进来了,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目光依旧空洞的看着远方,仿佛是一个活死人。

一玄走到青年面前,拿起掉落在地面上的毯子,盖在青年的身上,一脸的痛苦之色。

自始至终,没有一句交流。

“跟我进来吧!”

一玄这才站起来,起身朝[5200]屋子里面走去。

“你留在外面!”

柳无邪嘱咐了一句,范臻留在外面,自己跟着一玄,走进这座四处透风的茅草屋。

掀开门帘,迎面是一座非常简陋的客厅。

与其说是客厅,不如说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左右两侧是卧室,右侧是院子里面青年居住,左侧那名老妪居住,主要负责青年的衣食起居。

“坐吧!”

一玄示意柳无邪坐下。

只有两把椅子,柳无邪坐在右边。

一玄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茶具,摆放在桌子上,又从火炉上取下热水,替柳无邪斟茶。

自始至终,没提当日武技殿的事情。

眼前的一幕幕,让柳无邪有些理解当日一玄的做法了。

如果换成自己,可能也会做出那样的决定。“这里没有外人了,有什么话,你尽管问吧!”

一玄替柳无邪倒上茶之后,目光这才正式落在柳无邪脸上。

“外面的青年,是你孙子?”

踏足这里之后,柳无邪反而没有兴趣问及当日武技殿的事情了。

一个堂堂长老,把自己的日子过得这么清苦,只有一种可能,不愿意多拿一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叫一楠,十岁的时候,父母死于魔族之手,是我一手将他养大,五年前,进入地下魔界,替父母报仇,结果全身筋脉被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玄看了一眼外面,提及往事,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了,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痛苦。

柳无邪点头,进来的时候,鬼瞳术已经查看过一楠的经脉,的确受损严重。

这么多年过去,一般的续灵丹,就算将经脉续上,也很难恢复全盛时期。

除非服用柳无邪改造过的续灵丹,药效极其强大,还能温养经脉。

“这些年你一定过的很苦吧!”

柳无邪不禁唏嘘一声。

老年丧子,对一玄的打击已经够大了,现在连孙子也变成这个样子,可想而知,一玄的内心,承受多么大的痛苦。

“当日武技殿的事情,是我的错,我这里给你道歉了。”

一玄突然站起来,朝柳无邪鞠了一躬。

柳无邪连忙站起来“在来之前,我的确带着兴师问罪的态度,见到眼前的一切,我理解你当时的心情。”

连忙扶起一玄。

当时如果一玄坚持下去,柳无邪很难从武技殿走出来,还是内心愧疚,及时制止了。

“是我鬼迷心窍,相信了青木的话,此事跟他没关系,如果你要怪罪,就怪罪我吧,需要我做什么,我绝不推辞。”

都这个时候了,一玄还在替青木说话,当日是他立场不坚定,才会被青木有机可乘。

为了赎罪,他愿意替柳无邪做一件事情,以抵消当日之过。

“有一玄长老这句话,我心里踏实多了,以后会有用得到一玄长老的地方。”

柳无邪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一玄境界极高,巅峰化婴境,连天刑长老对他都敬佩不已,两人都是那种刚正不阿的性格,平常很少来往。

镇守武技殿,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只有一玄这种性格才能胜任。

解开心里的疙瘩,柳无邪心情好了很多。

每个人都会犯错,只要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承认,柳无邪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如果我孙儿不是筋脉受损,现在应该已经达到星河境了……”

一玄坐下来,浓浓的叹息一声。

他行将就木,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孙子身上。

如今孙子变成这个样子,每天都在痛苦当中度过。

“一玄长老,如果有机会,能治好令孙的身体,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吗?”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柳无邪脑海之中滋生。

他想要在天宝宗站稳脚跟,单凭天刑长老一个人支持他还不够,最好有更多的长老站在他这一边。

天刑负责执法堂,有些地方没法插手。

要是能拉拢一玄,以后在天宝宗,做起事情来更加得心应手。

“柳小友,你有办法只好我孙儿的伤?”

听到能治好孙儿的伤,一玄双眼散发出精光,连忙站起来。

“我是说如果!”

柳无邪没有把话说死,毕竟续灵丹能不能彻底续接上那些断裂的经脉,还是未知数。

“如果你能治好我孙儿的伤,只要不违背良心跟道德的事情,我无条件答应你。”

一玄一脸郑重的说道。

前提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违背做人的底线,如若不然,就算放弃,也不会答应。

他已经做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

“三日后宝丹峰会有一场炼丹比拼,一玄长老如果感兴趣,带着令孙前来,会有意外惊喜的。”

柳无邪说完,站起身子,朝一玄抱了抱拳,转身朝外面走去。

一玄没有起身,目送柳无邪离开。

他在回味柳无邪留下的那段话,宝丹峰丹药比拼,跟他治好孙儿的伤势有什么关系?

踏出屋子,范臻站在一楠不远处。

看到柳无邪出来,赶紧跟上。

顺着原路返回,直到离开一玄居住的院子差不多有五百多米的时候,范臻这才开口。

“事情就这么算了?”

以为会有一番激烈争辩,谁会想到,柳无邪踏入屋子后,只是聊了一炷香时间,就走出屋子了。

“算了?”柳无邪摇了摇头。

此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罪魁祸首是青木,这个仇,柳无邪不能不报。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总有一日,他会亲手拧下青木的脑袋。

“那一玄这边?”

范臻继续问道。

罪魁祸首是青木没错,毕竟此事跟一玄也有莫大的关联,岂能作罢。

“放心吧,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用不了多久,我们天道会会加入一尊超级人物,有了此人加入,才有资格抗衡小刀会,而且我们做丹药跟灵符生意,没有强者坐镇,很容易吃亏,一旦让那些商铺尝到甜头,可能会踢我们出局,或者提高分成比例。”

柳无邪突然停住脚步,目光看向远方。

天道会刚成立,很多地方还不完善,不可能自己开商铺。

就算你的丹药质量再好,没有买家,没有自己的独立商道,丹药很难运出去。

大城中那些商铺,经营了几百上千年,有自己的潜在客户,人不在这里,通过通讯符就可以购买丹药,准时送到即可。

这些商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没有强者坐镇,用不了多久,就会提高分成比例,到那时,天道会的利润就会降低。

“你想拉拢一玄加入天道会。”

范臻怔在原地。

不敢置信的看向柳无邪。

一玄可是巅峰化婴境,如果他能坐镇天道会,那对天道会来说,将是天大的好事。

以后柳无邪不在天宝宗,起码有高手坐镇,他们的安全,也能得到保证。

“这有何不可?”

柳无邪心情大好,最近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

所有的事情,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迈着大步,朝山下走去,范臻快步跟上。

两人回到洞府,一切在按部就班进行。

毕宫宇还在闭关,好几日没有看到他了。

炼丹室当中,毕宫宇灰头土脸,身上都是灰尘,地面上还有散落的碎片,已经炼废了一个丹炉。

“师父!”

看到柳无邪,毕宫宇赶紧放下手里的灵药,快步走过来行礼。